[苏轼]“南北不二”观念影响苏轼岭南诗歌创作

时间:2019-09-15 09:22       来源: 中国社会科学网

简略摘要:晚唐五代以来,作为禅宗的立宗经典,文人对《坛经》的浏览和接收更为广泛与深刻。据《坛经》记录,惠能初见五祖弘忍时,弘忍大年夜师说:“汝是岭南人,又是獦獠,若为堪作佛?”惠能答道:“人虽有南北,佛性本无南北,獦獠身与和尚不合,佛性有何差别?”苏轼接收了这


[苏轼]“南北不二”观念影响苏轼岭南诗歌创作//北京壹网热点频道 http://www.jing111.com/

别具风采的惠州西湖留下了苏轼的诸多足迹 。 采访人员李永杰/摄

晚唐五代以来 , 作为禅宗的立宗经典 , 文人对《坛经》的阅读和接受更为普遍与深入 。 据《坛经》记载 , 惠能初见五祖弘忍时 , 弘忍大师说:“汝是岭南人 , 又是獦獠 , 若为堪作佛?”惠能答道:“人虽有南北 , 佛性本无南北 , 獦獠身与和尚不同 , 佛性有何差别?”苏轼接受了这种“南北不二”的观念 , 并在《闻潮阳吴子野出家》一诗中表达了“当为狮子吼 , 佛法无南北”的思想 。 在此诗之前 , 他在《送小本禅师赴法云》中也曾有“是身如浮云 , 安得限南北”的说法 。

在“南北不二”观念的影响下 , 苏轼逐渐将南北融为一体 , 这在他的诗歌中多有表露 , 如“人间底处有南北 , 纷纷鸿雁何曾冥”、“片云会得无心否 , 南北东西只一天” 。 既然“南北”本无分别 , 那么随心适意的生活状态便成了苏轼的人生追求 , 所谓“我行无南北 , 适意乃所祈” 。 《定风波·常羡人间琢玉郎》进一步展现了他的这种思想:“试问岭南应不好?却道 , 此心安处是吾乡 。 ”心安之所 , 便是故乡 。 如果说这首词尚是对友人的宽慰之语 , 那么苏轼在岭南时期的创作 , 则是亲身体会后形成的认知:“人间无南北 , 蜗角空出缩”、“吾道无南北 , 安知不生今” 。 南北融合的思想观念以及“随缘自娱”的生活心态 , 对苏轼的岭南诗歌创作产生重要影响 。

唐宋以来 , 贬至岭南之人多有一种“思归”情结 , 如宋之问曾作《度大庾岭》:“魂随南翥鸟 , 泪尽北枝花……但令归有日 , 不敢恨长沙 。 ”但苏轼并未表现出强烈的“思归”倾向 , 反而以岭南本地人自居 。 《与王定国三十五首》写道:“南北去住定有命 , 此心亦不念归 , 明年买田筑室 , 作惠州人矣” 。 正是这种“惠州人”的定位 , 让岭南时期的苏轼比被贬黄州时要平和得多 。 苏辙在《东坡先生墓志铭》中曾说 , 苏轼在岭南时期“胸中泊然无所蒂芥 , 人无贤愚 , 皆得其欢心” 。 这一时期 , 苏轼笔下更多的不是忠而被谤的怨恨 , 也非怀才不遇的苦闷 , 而是诗意栖居的泰然 。 他在饮酒之中领悟人生滋味 , 在品茶之时自得安闲情趣 。 这种处变不惊、平和泰然的心境 , 让苏轼的岭南诗歌展现出与众不同的精神风貌与文学景观 。

“瘴气”、“蛮烟”与岭南艰苦生活紧密相连 , 在刘禹锡、殷尧藩、黄庭坚、郑域等唐宋文人的笔下均被大量提及 。 反观苏轼 , “瘴”、“蛮”二字虽也较多入诗 , 但大多并非形容环境恶劣 , 而是借以表现栖居生活的适意和对岭南风物的喜爱 。 在他的笔下 , 槟榔可以消瘴疠 , “可疗饥怀香自吐 , 能消瘴疠暖如薰”;钟鼓能够洗瘴尘 , “城南钟鼓斗清新 , 端为投荒洗瘴尘”;甚至连西庵之茶亦可清洗江瘴 , “更将西庵茶 , 劝我洗江瘴” 。 苏轼以“谗言”类比“瘴疠” , 但认为“谗言风雨过 , 瘴疠久亦亡” 。 他还将“瘴雾”与“北风”对照 , “瘴雾三年恬不怪 , 反畏北风生体疥” , 习惯了岭南的生活环境 , 反倒对北风感到不适 , 这与邹浩“北风吹面过如冰 , 也胜南风瘴水滨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。 苏轼诗歌对“瘴”、“蛮”二字的使用与他南北融合的观念一致:“海波不摇飓无声 , 天风徐来韵流铃 。 一洗瘴雾水雪清 , 人无南北寿且宁 。 ”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jing111.com/news/2019/0915/216138.html